鄭勝利:十年磨一劍
發表時間:2018-04-05 15:56   來源: 三都文化   作者:秦懷立  點擊:

如果把最終能夠走向成功的人分為兩種。那么,一種人像郭靖,資質平平,必須笨鳥先飛;一種人像段譽,天資聰穎,只需稍加點撥。在我看來,鄭勝利更像前者。他雖然資質平平,但卻能夠笨鳥先飛,做到勤能補拙。

 


 

今年49歲的鄭勝利是鄭家鈞窯創始人。我認識鄭勝利是從他做瓷開始的。他的做瓷之路,可謂是歷盡坎坷磨難。

1996年初,27歲的鄭勝利要在我們旁邊建鈞瓷廠。當時的他,矮矮瘦瘦,其貌不揚。聽說他要在這里建廠,我打心底表示懷疑。

 


 

不過,從那以后,我們成了鄰居,慢慢地有了接觸。也正是在不斷的接觸過程中,我開始重新審視鄭勝利這個人。

由于經濟拮據,鄭勝利的廠子建的非常簡陋。一大片空曠的土地上,孤零零的只蓋了幾間房屋,特別不起眼。一間磚瓦平房做車間,幾處石棉瓦頂的簡易房做窯屋。連個院墻都沒有,更別說房屋裝修、廠院大門了。屋內除了制作鈞瓷的必要設備之外,一干二凈。就這樣,一個簡陋的不能再簡陋的鈞瓷廠誕生了。

在陸陸續續的接觸中,我開始對鄭勝利刮目相看。別看他其貌不揚,但是講起話來引經據典。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荀子·勸學》這樣的勵志文章,他可以說倒背如流。更值得稱贊的是,他在建廠期間不辭勞苦、親力親為的態度。

 


 

鄭勝利的鈞瓷廠是在過完年開的工。這期間,他每天忙前忙后、跑上跑下。僅我知道,就磨壞了三雙鞋子。由于家住西大,為了干活方便,他在“院內”空地處搭了個簡易棚子,自己每天吃住在內。一是干活累了有個歇腳的地方,另一方面則是可以省下一名看場人的工錢。當時,天氣炎熱,住在里面的滋味,我們外人想想便覺得不好受,可鄭勝利硬是堅持了下來。

經過多半年的辛苦努力,鄭勝利的鈞瓷廠在9月份終于投產了。

1994年開始,神垕的一些鈞瓷廠開始嘗試利用液化氣燒制鈞瓷,但由于技術還不成熟,成功率相對較低。鄭勝利的第一爐鈞瓷,也使用了液化氣作為燃料。

 


 

萬事開頭難。經過前期的精心準備,鄭勝利鈞瓷廠的第一窯開窯了。結果,滿窯次品。本來信心滿滿的他,看到這一結果,心情無比沮喪。看到他躊躇滿志、渴望成功的眼神黯淡了下來,變得失望失落,我的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

可是鄭勝利并沒有灰心,他安慰自己:“古之人,有高世之才,必有遺俗之累。”一個人要想達到長遠目標,從來不會一蹴而就,一定要等待時機到來。要想成就偉大的功業,就看他的忍耐度。

 


 

看到他信心滿滿,我也只好表示鼓勵。但天不佑人,從1996年到1998年,兩年時間內的一次次失敗,讓鄭勝利動搖了。他開始懷疑自己或許就不是燒鈞瓷這塊料兒,也許自己真的選錯了行業。無數個念頭在他心里攪動得夜不能寐。

在這期間,我也多次鼓勵他:“天降大任于斯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他滿含眼淚的說:“道理我懂,但也要生存下去啊。建廠時借的外債還沒有還上。現在又一次次的失敗,我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他在其他鈞瓷廠找了份工作。白天出去上班,晚上回自己廠里繼續工作。看到他廢寢忘食的樣子,我于心不忍,勸他不要這么拼命,把身體累壞就不值當了。

好在他已經走出了失敗的陰影,心情逐漸好了起來。他時常自嘲說:“當年越王勾踐被圍困在會稽山上,與其妻子到吳國去做奴仆,數年不敢有所懈怠,終于成功復國。至于那些雖然有志向,卻不肯委屈自己仰視別人的人,只會講一些空洞的理論,卻不去付諸行動的人,只會怨天尤人,跌倒后卻不愿意爬起來的人,他們怎么會成功呢?”

此時的鄭勝利,也讓我對他逐漸產生了一些敬意。他那矮瘦的身子里透露著一股百折不撓的韌勁。

 


 

 就這樣,一邊給別人打工,一邊在自己廠里操勞,兩年時間匆匆而過。到了2000年,鄭勝利覺得自己羽翼豐滿,可以大顯身手了。

可事與愿違,或許是老天再次考驗他。連續幾次的鈞瓷燒制,成功率仍然非常低。棕眼、釉泡,炸片、開裂,變形、滾釉……各種問題接踵而來。

這次,鄭勝利真的挺不住了。一個大男人,坐在地上嗷嗷大哭起來。讓我也禁不住跟著掉淚。

那段時間,他把自己鎖在屋內誰也不見。我來找他幾次也叫不開門。

 


 

正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01年初,經朋友介紹,江蘇一家陶瓷廠要聘請鄭勝利去做指導。剛開始,他不愿意去。我勸他說:“你就當是出去散心,給別人幫忙也是在幫自己,說不定會有轉機的。”最終,他去了南方。

恰恰是這次江蘇之行,讓鄭勝利得以“涅槃重生”。在江蘇,他在幫助別人攻克難關的同時,自己也有所積累和感悟。再回頭去想自己以前的那些失誤、問題,終于茅塞頓開。

 


 

此時的鄭勝利重新煥發了生機,振奮了精神,鼓足了干勁。遠在江蘇的他通過電話指導弟弟在家做前期準備,等到了關鍵時刻,他從江蘇回來,把握最關鍵的“火候”。

經過半年多的辛苦努力,再加上有資金注入,鄭勝利的鈞瓷廠就像干旱的樹苗沐浴甘露,煥發了生機。成品率的不斷提高,讓他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2002年10月1日,鄭勝利從江蘇回來,專心打理鈞瓷廠。鈞瓷廠的發展逐步走入正軌。

 


 

如今,鄭勝利的鈞瓷事業一步步走向壯大。他在鈞瓷燒制方面的成就也得到了外界認可,被省政府命名為“河南省工藝美術大師”。

回過頭去看鄭勝利的坎坷經歷,也讓我時常感嘆。人的一生總要經受各種磨難,只要你能夠勇敢面對,不怨天尤人、不畏懼不前,永懷一顆赤子之星,手持利劍,披荊斬棘,一定能夠取得成功。

我相信,只要鄭勝利始終秉承堅定執著、持之以恒的信念,保持十年磨一劍的精神,定會從勝利走上更大的勝利。

 

合买大乐透8ji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