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家鈞瓷兩次落戶人民大會堂
發表時間:2018-11-19 11:29   來源: 三都文化   作者:邦 遜  點擊:

在禹州這塊神秘的土地上出現了國寶鈞瓷,也出現了一些鈞瓷世家。有的祖孫數代都以燒制鈞瓷為生。但,父子兩代研制的鈞瓷都能落戶人民大會堂的卻只有任氏一家,他們就是老鈞瓷藝人任堅(已故)和他的兒子任星航。

 

那是半個世紀前的建國初期,新中國百廢待興,禹州鈞瓷也面臨著恢復和發展的巨大任務。一九五五年,周總理提出要恢復鈞瓷生產,當時,禹縣正在籌建禹縣人民陶瓷工廠。鈞瓷世家子弟任堅異常振奮,決心利用自己在大學的知識為恢復鈞瓷施展才華,毅然出任了廠長。他廣攬賢才,率領職工刻苦探索鈞瓷奧秘。終于在一九五六年燒制出了建國后的第一窯鈞瓷,填補了新中國的鈞瓷空白。

后來,由于任堅家庭出身不好,頭上戴著一頂無形的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帽子,他決計不再擔任廠長,只作為廠的技術負責人潛心研制鈞瓷。

 

一九五九年是新中國成立十周年,又恰逢人民大會堂落成。全國各地都帶著本地“絕活”向新中國十周年報喜。我們禹州首選了由任堅主持研制的鈞瓷禮品,送到新落成的人民大會堂向國慶十周年獻禮。當然,作為“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任堅,這個新中國鈞瓷的拓荒者是絕對沒有資格到北京去獻禮的。

 

二十多年后,任堅的兒子任星航長大了,他牢記家父教誨,始終不改繼承鈞魂之志。他做過燒窯工、建窯工、技術員,還當過禹州市鈞瓷研究所副所長、總工程師。參加過香港回歸時河南省政府的獻禮鈞品——豫象送寶的研制。后來,終于在一九九八年與妻子王春鳳辦起了星航鈞窯有限責任公司。用他自己的話說:“我這個星航鈞窯目的不是燒制產品,也不是燒制一般的商品,而是燒制珍品。”

時間的老人邁進了2000年的秋天,北京人民大會堂裝飾一新,迎接新世紀的到來。河南省政府決定把鈞瓷作為唯一的陳列品來裝點人民大會堂河南廳,這既是禹州百萬人的驕傲,也是各鈞瓷廠家競爭的焦點。

 

禹州市政府擬定了星航鈞窯等五個廠家作為初選對象。在這五家中,除星航外,都是規模較大、經濟實力比較雄厚的。這四個廠家領到特殊使命后,家家不惜血本,厲兵秣馬,拿出看家本領燒制出了一大批備選“貢品”。其中一個廠家僅各式花瓶就燒制了400多對,一派咄咄逼人的氣勢。而星航鈞窯卻不張不揚,像平常一樣,“任憑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

 

十月初的一天,禹州市政府二樓會議室里,各路鈞瓷行家群賢畢至,一場為人民大會堂遴選珍品的評審活動即將展開。幾個較大的廠家老板都坐著高級轎車,將包裝得輝煌奪目的得意之作源源運到評選會場。從神態看,似乎已經勝券在握了。而星航鈞窯是最后一家趕到,相比之下頗有幾分寒傖:租用了一輛普通面包車,從車上卸下三對沒有任何裝飾的鈞瓷花瓶,編上號碼,混合編入了參選品中。作為外行人,也許你再也難以從中把它挑出來。

 

評選開始了,頗具慧眼的鈞瓷行家們很快被編號為7和11號的一對觀音瓶吸引住了。尤其那瓶身自然窯變的“嵩岳古剎”和“云濤勁松”的圖案渾然天成,如臨其境,深得宋鈞真傳。評選揭曉時,人們驚訝了,這一對瓶正是凝聚著任星航和夫人心血的那一對觀音瓶。次日,省政府派專家復審,評價是八個字:“宋鈞神韻,無愧國寶。”

 

000年十二月十五日,任星航懷抱著一對國寶踏上向人民大會堂獻禮的光輝旅途。臨行之前,任星航默默地告慰家父任堅的英靈:“你的兒子沒有辜負您的期望,你的兒子為鈞瓷人爭了光,為一百多萬禹州人爭了光。當年你主持研制了鈞瓷,卻不能到北京報喜;今天,你的兒子不但研制出了珍品,而且可以手捧著咱任家鈞品堂堂正正地敬獻給人民大會堂了。”

合买大乐透8ji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