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鎮邊莊村王更坤其人其事
發表時間:2019-01-19 16:53   來源: 三都文化   作者:桑曉東  點擊:

王更坤是文殊鎮邊莊行政村席店自然村人。

席店自然村距禹州市區18公里,西北距文殊鎮2公里,村子位于藍河西岸。

據《禹州市地名志》記載:該村原是古道,為有名的45里斜店街,斜與席諧音,訛為今名。村北堰垴上尚留有古垌遺址,象征該村歷史由來已久。


王更坤于1952年出生在貧困的農民家庭。

建國前的王家,可以說“房無一間,地無一壟”,生活困苦,度日如年。他的父親在討飯的路上,為了養家糊口,把二女兒嫁到了南陽。

是毛主席領導的共產黨,使貧困百姓通過土地改革獲得了日思夜想的土地,翻身做了國家的主人。在王更坤的腦海里,毛主席就像太陽,使百姓的心里充滿陽光和溫暖。


在三年經濟困難時期,八歲左右的王更坤背著長書兜隨姐姐和父親有過兩次討飯的經歷,最遠的一次到達湖北棗陽,直到1961年麥口才返回。

在討飯的困頓中,他感受到的不僅僅是饑餓難耐,更多的是善良百姓的撫慰濟貧。那時的他,由于極端缺乏營養,身體孱弱,瘦骨嶙峋。和他一同討飯的人,總是拿他換得莊戶人家的憐憫。

“可憐可憐這個孩子吧,給他一口飯吃吧。”同行的大嫂一邊指著他,一邊乞求著正在吃飯的人們,人們看到他饑餓難耐的樣子,總能從緊張的口糧里,分一點兒給他。

這在王更坤一生的記憶里,像不斷躥升的火苗,永遠也無法熄滅。他見不得窮苦的人,他知道,他能生存下來,離不開窮苦人幫助窮苦人。在人世上,窮苦的人最善良、最容易滿足,因為他們都有一顆金子一樣閃光的靈魂。


王更坤小學畢業后,來不及捂熱初中的課桌,就在家庭日漸貧困的掙扎中,離開了校園。

輟學后,在生產隊當過記工員、保管員和衛生員。后被抽調到生產大隊當赤腳醫生。在擔任赤腳醫生期間,被選派的文殊公社醫院進修學習。

1973年,他又有幸被推薦到禹縣衛校求學。那時禹縣衛校的校舍不斷變換,先在方山三八廠,又到磨街陳莊村,經過一年的學習后,他被分配到文殊公社醫院。

不久被派到鳩山公社醫院學習化驗,因為在鳩山公社醫院有一支許昌專區醫院醫療隊。經過半年的學習,回到文殊公社醫院當化驗員。

后又被抽調出來,到神垕公社醫院學習制造葡萄糖、針劑等制藥技術。他曾被派到禹縣人民醫院眼科和口腔科學習。

 

王更坤是一個閑不住的人,在他的眼里總能發現需要做的事情。

在文殊公社醫院學習進修期間,他早早起床,把醫院的院子打掃得干干凈凈,把上班的處室清理得一塵不染。他把這種習慣帶到他學習生活的每一個地方。

大家都很喜歡他這樣的年輕人:勤快,不計得失,任勞任怨。在鳩山公社醫院學習時,文殊公社醫院院長顧同堂去看望他,鳩山公社醫院院長李忠獻想留下王更坤。

顧同堂堅決不同意,說“我們派他是來學習的,學完后必須回去,我們也需要他”。

在神垕公社醫院學習時,李榮先院長對他說:“更坤,我們醫院也缺人,你留下來吧。”并親自給文殊公社醫院院長打電話,要留下王更坤,遭到顧院長的婉拒。


王更坤在文殊公社醫院工作了將近10年時間。期間,得到醫院領導、同事的表揚和肯定。

改革開放,給了無數人新的挑戰和機遇,1982年,文殊公社醫院進行改制,因他是臨時工,被公社醫院辭退,開始了自謀生計的道路。

那一年,他和別人在文殊村合辦醫療所。

1991年,他獨自經營醫療所。他的診所治療范圍包括預防保健科、全科、醫療科、中醫科等方面。

 

1986年,王更坤的愛人在挑水時,不慎滑倒,傷及腰部,最終導致腰間盤突出。

為了治療,他陪愛人到鄭州、北京、天津、秦皇島等地尋醫問藥,多方診治,醫院的一致結論是需要動手術。

那時,因長期腰間盤突出,他愛人的腿出現肌肉萎縮,在禹縣張天成按摩診所進行治療。

在治療的八十多天里,王更坤為了減少妻子的病痛,增加治療效果,他虛心向張大夫學習,并買來相關書籍,逐漸學會了打封閉針、按摩等。

經過治療,原先需要別人照料扶持的妻子竟自己能夠走路,這對王更坤震動很大,他由此開始接觸疼痛科。

1994年,他參加了在鄭州舉辦的小針刀學習培訓班,開始學習針法,并購買了一些相關書籍進行學習。


針法是指在中醫理論的指導下把針具按照一定的角度刺入患者體內,運用捻轉與提插等針刺手法來對人體特定部位進行刺激從而達到治療疾病目的的一種治療方法。針法在我國中醫治療中,源遠流長。

傳說針灸起源于三皇五帝時期,相傳伏羲發明了針灸,他“嘗百藥而制九針”。“砭而刺之”逐漸發展為針法,“熱而熨之”逐漸發展為灸法。針灸療法最早見于戰國時代問世的《黃帝內經》一書。

《黃帝內經·靈樞》是針灸學術的第一次總結。繼《黃帝內經》之后,戰國時代的神醫扁鵲所著《難經》對針灸學說進行了補充和完善。

尤其是到了宋代,著名針灸學家王惟一編撰了《銅人腧穴針灸圖經》,他考證了354個腧穴,并將全書刻于石碑上供學習者參抄拓印,他還鑄造了2具銅人模型,外刻經絡腧穴,內置臟腑,作為針灸教學的直觀教具和考核針灸醫生之用,促進了針灸學術的發展。

明代是針灸學術發展的鼎盛時期,名醫輩出,針灸理論研究逐漸深化,也出現了大量的針灸專著,如《針灸大全》、《針灸聚英》、《針灸四書》,特別是楊繼洲所著的《針灸大成》,匯集了明以前的針灸著作,總結了臨床經驗,內容豐富,是后世學習針灸的重要參考書,是針灸學術的又一次總結。


王更坤通過讀書、培訓,逐漸領會了針法的奧妙和無窮魅力。

為了提升針法技能,他又參加胡超偉的超微針刀療法學習班、宮氏腦針療法學習班、胡漢卿水針刀療法學習班、石學敏針灸學習班等。

這些教授都是國內一流的專家,在研究針法治病方面造詣頗深。王更坤每晚堅持一個小時的學習時間,刻苦鉆研針法。

由于他的勤奮努力,現在他在治療疼痛、偏癱、腦癱、截癱等疾病方面,有了長足的進步。

幾十年一路走來,王更坤在針灸方面的造詣越來越深。這不但得益于他的勤奮好學,更得益于的臨床實踐。

他每天接待的各種病人不下五十例,一年下來少說也有18000多例。四十多年下來,他接待的病人有多少,已經無法準確統計。


由于治療患者的特殊工作性質,他幾乎很少在節假日休息,有時白天忙完還要夜診,鄉親們隨叫隨到,他從不推三阻四。

他治療的患者,多來自文殊鎮及周邊鄉鎮,也有來自禹州市區、平頂山市、鄭州市、洛陽市等地,最遠的來自香港、內蒙古等。

在他的診所里,掛滿了病人送的錦旗,諸如“神醫神針,名不虛傳”“宮氏腦針真神奇,治好肱骨頭壞死”“懸壺濟世醫得好,更坤大夫醫術高”“醫術精湛,妙手神針”“妙手回春治骨病,醫術高明傳四方”“醫德雙馨,名醫妙藥”“治好偏癱,中華神針”等贊語不勝枚舉。

2003年他撰寫的學術科研論文《哮喘持續狀態救治體會》被美國中華醫學會系列雜志刊用,并榮獲“友誼杯”美國中華醫學先進理論實踐成果。2009年他被河南省中醫學會當選為河南省針刀醫學專業委員會委員。


王更坤在臨床實踐中總結出來的針療法治療頸肩腰腿痛,是一種淺筋膜松解特效療法,它通過分析引起疼痛的姿勢或動作中參與肌肉來確定其中受損的肌肉軟組織,運用四大理論“杠桿原理、拉桿原理、鏈條原理、弓弦原理”將深層的病提到淺層治療,將危險部位提到安全部位治療,進針深度不超過0.9厘米,一般進針深度0.3—0.6厘米,因進針淺不用麻藥和激素,松解減壓減漲時不傷及神經血管和內臟器官,起到無風險,療效快的效果。


王更坤不但醫術精湛,而且醫德高尚。

在他的家鄉邊莊村席店自然村,有一個叫李□峰的人,因車禍導致腦外傷,留下很嚴重的后遺癥,神志不清,思維混亂。

家里為他治病花費幾十萬元,造成因病致貧。王更坤得知情況后去看望他,給了他家幾百元的生活費。

在看望病人時,發現病人家庭極其貧困,再也無力治療,他就承諾免費為病人治療。他誠守諾言,為病人治療二三年,直到病人能參加一般性勞動。

文殊街的黃□德,是一個光棍漢,因患腦血管病,走路說話很不方便,且無能力治療。王更坤就為他免費治療很多年,直到病逝。

文殊村的黃□祥家庭困難,妻子患有精神病。一次,黃□祥身患痔瘡,王大夫為他免費動手術,病人吃住都在王大夫家。一日,煙癮大發,無錢買煙,自己又行走不便,讓王大夫給他買煙。

□祥去世后,在敬老院居住的妻子,腿被摔斷,王大夫給她免費動手術并打石膏治療。在對她進行外傷治療的同時,還給她提供治療精神病的藥。


文殊鎮楊樹園村于溝自然村有一個病人,有天傍晚來到診所,要求住下治療。王更坤問他緣由,他說,他孤身一人,無人照料,常年有病,生活貧苦。

來看病時,家里已經斷炊,所以強烈要求住下治病。王大夫了解情況后,不但讓他免費用藥,臨走還給他購置米面,并讓出租車司機吳國合把他送回家。

像這樣減免醫療費用為病人治療的例子,枚不勝舉,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多少。在古代,懸壺濟世是頌譽醫者道者救人于病痛的一個詞語。

醫者仁心,以醫技普濟眾生,世人稱之,便有懸壺濟世之說。王更坤大夫,用自己的實踐,傳承了古代醫者的良好醫德。

為了加強文殊鎮鄉村醫生之間的交流、學習和提升,調解醫患之間的矛盾,2012年秋,在他助推下成立了文殊鎮鄉村醫生協會。鄉協會每年都召開年會,開展活動,為文殊鎮鄉村醫生的發展提供了平臺。


王更坤逐漸擺脫貧困、生活走向小康后,心里總掛念著左鄰右舍。

2013年,他投資十幾萬用三年時間獨資為席店村硬化3.5米寬三條街的路面。尤其是第三次時,由于家里蓋房導致資金短缺,但在家鄉村民的一再要求下,他克服重重困難,完成了大家的心愿。

在硬化街道的過程中,他還靈活處理各種矛盾,調節村民糾紛,增修了幾處公眾場所,并為邊莊村購買一套健身器材。


近幾年,每當9月9日老人節到來之際,他和他的席店小伙伴就為席店村的老人置辦酒席,舉辦演唱會,讓老人們心情舒暢,并祝福老人們健康長壽。

原邊莊村支書宋□懷家庭困難,兒子考上大學時,他資助2000元。宋□懷女兒患腦癱,他免費為其治病,現已能生活自理。

1995年前后,文殊村修建小學時,他資助500元。他還牽頭讓企業家資助文殊小學數萬元。

為傳承傳統文化、活躍村民業余生活,席店村和文殊村需要購買節日所用的銅器。當他得知這一情況后,慷慨解囊,以盡自己的微薄之力。

 王更坤是一個非常孝順的人。父母親在世時,他對老人噓寒問暖。父母親一旦患病胃口不好,他就六神無主,坐臥不寧。

父母親因病吃不下飯,他上愁得也吃不下飯。只要父母親病情好轉,他就像孩子一樣心情慢慢舒朗。

他的岳父母離他的診所較近,不管任何時候,隨叫隨到。有時,岳父母患病,他就全身心地護理,既像兒子又像醫生。他的這種良好品德,感染著他的家人,尤其是孩子。


他有一個偶像,就像紅太陽一樣,在他的心里熠熠閃光。這個偶像就是偉大領袖毛澤東主席。在他的診所、客廳,陳列著很多毛澤東主席的雕塑和畫像。

2017年,他斥資3萬多元,在自己診所前為毛澤東主席塑像,碑座正面鐫刻著毛澤東主席的兩句話:“為人民服務”和“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碑座背面鐫刻著“自力更生”四個大字。他身體力行著毛澤東主席的指示,立足為村民服務,不圖名,把自己的畢生精力奉獻給農村的醫療事業。

2016年他被中共禹州市宣傳部、禹州市文明辦、禹州市衛生計生衛授予“文明醫生”榮譽稱號。2018年他又被禹州市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授予“新鄉賢”稱號。

王更坤大夫,一個普普通通的鄉村醫生,用自己的點點滴滴,感動著每一個與之有交往的人。

合买大乐透8jia3